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|回复: 0

暗夜_1

[复制链接]

9672

主题

9672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9084
发表于 2019-8-22 17:49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 神……我从没有见过神,也感受不到他……不论我怎么祈祷,不论我如何呼喊……神总是不在!我从未见过神……就连那一天,垂死的我不断地祈求神的怜悯,神还是没有出现……我不禁怀疑,神……或许早已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消失了……一个声音空洞地在黑暗的最深处回荡着……回荡着……传说,那是暗夜中天使的声音……
   
    暗夜
      
   
    西元1362年,卡比拉村毁于宗教战争。
    “快!快呀!快走啊!!”……
    “请让我上车!敌人攻过来了!”……
    “妈妈!爷爷!”……
    人们顾不得收拾行囊,纷纷驱车向远处的山谷逃去。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5岁的小女孩奔跑在为数不多的几辆马车之间。
    “请让我上车!拜托你!求求你啊!”年轻人哀求着。
    “不行!已经挤不下了!”车上的人冷冷地答到。
    “求你!那请你带上我的妹妹!她是我唯一的亲人!请你醒醒好!”那个年轻人依然大声哀求着。
    “好吧!只能带上这个小姑娘!”说完,坐在前面赶车的人用力一挥手中的长鞭,只听“轰隆”的一声,马车向远方奔驰而去。
    “哥哥!休利西亚哥哥!我不要走!哥哥!……”小女孩哭喊着!
    “爱蜜莉,乖!要听阿姨的话!”年轻人向渐渐远去的小女孩大声说。眼角闪动着颗颗晶莹的泪珠。
    “休利西亚哥哥!我不要离开你!”……
    这是年轻人听到妹妹说的最后一句话。“爱蜜莉不要怕!哥哥会想办法找到你的……”这句话,年轻人用最大的声音喊了出去,只是,妹妹的身影已经在诺大的人群中消失……
    “别走!带我一起走吧!救救我!”
    “不!等等我!救命!”
    “呀!跑啊!”
    “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    “爸爸!姐姐!”
    爱蜜莉,保重……休利西亚在心中默念着。哥哥真的不知道……是否还能再活着见到你……
    敌人的军队渐渐地近了。无情的铁蹄肆意践踏着这片曾经鸟语花香的净土。士兵们在村子周围疯狂地扫荡,不留下一个活口。刚刚,没有逃走的人们竭尽所能,希望能找到一个藏身之所,但是……谁又能逃得过杀红了眼的将士们呢?!而我,则一直在心中祈祷妹妹能平安无事,我也能再活着见到她……那像魔兽军般的敌军士兵仍在全速接近着。同样是神的子民,为什么要互相残杀?!为什么?!
    “女人和小孩躲到井里来,快!”一位大伯指挥着大家。
    “井里没有位子了!”“妈妈!”妇女和孩子乱作一团。
    村子里已经没有地方再躲了,于是人们惊慌失措地涌向村边的树林。但,那样也只是徒劳,不少人被发现,然后被恶魔般的佣兵残忍地杀害。整个村子到处尸横遍野……可他们似乎还不满足!继续追杀着活着的人们,夜以继日,不疲不倦……
    “那边!那边还有人!”“不要留下活口!全部消灭掉!”如同魔鬼军般的敌军……
    “哇啊!”“啊!”又一位老人被他们找河南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了出来,杀死!
    “呦!瞧我找到什么好东西!我还以为……这个村子只剩下一些老头子呢!”
    “想跑?没那么容易!”一个士兵抓住了想要逃走的休利西亚。“看啊!你们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!接下来就不会无聊啦!”欣喜的士兵,发狂般地狂笑着。
    “喔?是个少年!不错嘛!长得挺可爱!”
    “没有女的吗?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呢!”
    “女孩都躲哪里去了?!”
    士兵们用冷酷的眼神望着休利西亚。而此时的休利西亚也正用惊恐的眼睛望着贪婪的士兵,心中想着:亲爱的爱蜜莉呀!哥哥对不起你!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!接着,他的眼前闪过一道银光,亮闪闪的,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   “神啊休利西亚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喊到。
    “喊神也没用!呵呵!”
    “你信的是假神,假上帝!”
    “只有我们的神才是真神!所以,我们侵略各国,并且屡战屡胜!而你们输了!被蹂躏,被侮辱!不是吗?”
    真的吗?我信的是假神?我所信仰的……不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和你们一样的神吗?!我信仰的神究竟是什么?难道爱世人的善良的神却比不上一个嗜血好战的“神”吗!以“神”为征战借口的军队如魔鬼一般……难道,真如那群魔鬼所说,我……信错“神”了吗?!
    “你……快要死了!需要我救你吗?”就在休利西亚濒临死亡之际,一个黑影降临在他的眼前。这个人,或许“他”根本不是人,那“他”会是谁?是休利西亚呼喊的“神”吗?
哈尔滨白癜风医院     
    暗夜(二)
    “孩子!你快死了!……要我救你吗?”黑衣人重复着那句话。
    就在休利西亚快要失去意识之际,一个像黑雾般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……来到休利西亚眼前的并非听到他的祷告,垂怜他的神……
    “你是谁?……你是……恶魔吗?” 休利西亚艰难地用游丝般的气息对眼前这个面目模糊的“人”说道。
    “……我不是魔鬼。”这个声音冰冷地没有丝毫人的气息。
    “不是魔鬼?算了!都……无所谓了……我分不清真神假神……或许……信对了……真神……就真的……不会有这种下场吧?”休利西亚用颤抖的声音说着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令他失望至极的世界。
    “信对了真神就不会死?哼!这不等于说休利西亚感到眼前的这个人的一丝愠怒。
   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真神……真的存在?她在哪里……为什么不救我?……”
    “孩子!你搞错我的意思了。”
    “神,是信念、正义、启示、真理,而非一个特定的对象。但是信念、正义、启示、真理,要怎么救你?人类只是为了自己的方便,为了争权势,争利益,而将神化为一个对象,驳斥他人的信仰,这些……都只是为了将侵略正常化!”
    “孩子,你快死了!要我救你吗?”声音低沉冰冷如初。
    “救我!请……救我!” 休利西亚在死前的一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!更何况,他的信仰   “喝下这个!喝下它,你就能活下去,并且化为不朽!这是   “孩子,你叫什么?”
    “休利西亚……”
    “那么从现在开始……你的名字就是   黑色的羽翼……黑色的头发……不是做梦!我还活着!我变成……天使?我的意识变得非常清楚!血也不再流……全身冲满着不可思议的力量……我真的活下来了!对了!爱蜜莉!爱蜜莉!爱蜜莉!休利耶尔如同大梦初醒,在深夜中展开他黑色的翅膀,向着妹妹的方向飞去……
    然而,展现在休利耶尔眼前的是几辆已经残破不堪的马车,周围一片漆黑。他收起双翼,两脚轻轻落在地面上。地上是柔软的!休利耶尔低下头一看,是人!是村民们的尸体!全部都是!他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。
    “爱蜜莉!爱蜜莉!” 休利耶尔大声呼喊着!他渴望听到妹妹那熟悉的回答声。可等到的却是空旷的山谷中传出的回声。爱蜜莉,爱蜜莉地重复着。
    休利耶尔急切地在人堆中搜寻着妹妹。终于,他在一处尸骸中找到了他那瘦小的妹妹。
    “爱蜜莉!爱蜜莉!是哥哥啊!爱蜜莉!” 休利耶尔抱住妹妹的身体,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。
    “哥哥……” 爱蜜莉还有意识!休利耶尔欣喜若狂。
    “是我!是哥哥啊!”
    “休利西亚哥哥……”爱蜜莉缓缓睁开眼睛,但她看到的只有那对黑色的翅膀!“哇!魔鬼!你是魔鬼……哥哥!休利西亚哥哥!”
    “爱蜜莉!是哥哥,是哥哥啊!”
    “哥哥救命啊!休利西亚哥哥!救命!”
    “爱蜜莉!”
    “休利西亚哥哥……休利西亚哥哥……在哪里?”
    “爱蜜莉……”
    “休利西亚哥哥……你在哪里?为什么不来救爱蜜莉?哥哥……” 爱蜜莉的手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侧。
    “爱蜜莉!哥哥!在你身边啊……”一个令人心悸的声音划过了那晚静寂的夜空……
      
    暗夜(三)
    在黑夜笼罩下的森林深处,一个影子似的东西在缓缓向前移动。近了,近了,近了……他有一对黑色的翅膀,一头黑色的长发,一双冷酷地令人心颤的黑色眸子。在这黑夜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没有生命。但是,他在动,手中似乎还拿着些什么   “啊!那是什么东西?!”一个士兵发现了密林深处的休利耶尔,大叫着。
    “啊……啊!黑色的翅膀!他是魔鬼!”
    “他已经杀死了十几个人了!哇!!!”
    只见休利耶尔伸出那只污浊不堪的手,伴着一声响彻天际的惊雷,又一个士兵倒在了地上。面部极度扭曲,双目瞪出,口部大张,一条舌头瘫软无力地滑到嘴角一旁。
   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其他士兵四散而逃。
    “哼,哼……” 休利耶尔冷笑着,“你们也会害怕吗?我还以为……你们仗着你们口中的神,掀起什么血雨腥风都不怕卡介苗接种反应呢?”
    “神啊……快逃啊!”
    “啊!魔鬼哇!哇啊!”
    “快逃啊!魔鬼!魔鬼!”
    休利耶尔没有放过一个践踏过这片土地的敌军。看着他们逃散的样子,他心中没有一丝的怜悯,而是愤恨!满腹的愤恨!
    是他!是那个熟悉的面孔!杀死他的那副面孔!休利耶尔轻轻地一跃,停在了那个人面前。
    “信对神就不会死?你是这么说的吧,是吧?那么你想你会不会死?说啊!” 休利耶尔再次伸出他那双意味着死亡的手。那个士兵想要挣脱,却被休利耶尔紧紧地抓住。
    “哇!痛啊!痛!!!”士兵痛苦地呻吟着。
    “你也会感觉到痛吗?那你信的神也是假神嘛。” 休利耶尔的言语中带着点点嘲讽。
    “魔鬼……你是魔鬼   “错了!你们和你们的神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比较好才是魔鬼!” 休利耶尔用力捏住了士兵的头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人的头骨应声碎成几块。然而,休利耶尔并没有注意到这些,依旧死死地攥着。几颗晶莹的泪珠滚落了他的眼眶。“你们的神坐视你们烧杀虐掠、奸淫抢夺……她以及你们是恶魔!……连那么小的小女孩都不放过!”“呵呵呵……休利西亚哥哥!”回想着妹妹那天真的笑脸,休利耶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泪水不住地滴落。“为什么连小女孩都要为信仰而牺牲?”
    “你们这些邪恶的人类!籍着一个从来不存在的神为幌子,作为侵略的借口……亦或是……那个神……是君临在死者之前的死神?喂!你告诉我啊!!” 休利耶尔对着手中那满是血污的头颅大叫着,只是一只头骨又怎么告诉他真正的答案呢?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9-9-23 09:10 , Processed in 0.100324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