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|回复: 1

寂寞如此美丽_0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9348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寂寞如此美丽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1.
      
    在这个并不算高的山顶上,我已经等了一天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躺在山顶上一块巨大的石板上,享受着初秋风儿带来的醉人花香,连翘的、金银花的、野百合的。
      
    像温柔的纤手抚过我的脸庞,拨弄着我额前的几丝头发,清爽而又惬意。
      
    只是今天,我出奇的寂寞,或者浮燥。
      
    自从师父罚我到山上砍柴,以此来练出剑的速度和准度以后,我才有更多的时间,闭着眼睛,清静的体会寂寞的滋味。
      
    师父给我定的标准并不算高,我只是想拥有更多的时间出去砍柴,或者安静。师父说,完成不了,就砍一年的柴以后,我就再没有完成过。
      
    我从没有想过我是师父第四个徒弟以至让我去砍柴而认为是虐待,尽管师兄们时常嘲笑我,说我一招最普通的剑法也要练上许多天,方能滥竽充数。
      
    我没有生气,因为可以看到她。
      
    在大家都认为砍柴是最低下的工课的时候,我正享受其中的快乐与幸福。
      
    只是今天,怎么成都白癜风医院哪家好了?她怎么没来呢?是她生病了吗?是羊群都卖了吗?还是她父母不让她再来这里放羊了呢?难道她要出嫁吗?不,不,我不该怀疑她的,她对我什么都不隐瞒的。
      
    可是,夕阳都落山了,我还是没有看到她。
      
    月儿孤伶伶地挂在天穹,点点寒星,袭人夜风,无尽的思绪成网,独卧山顶,那么凄凉无助,又那么孤单寂寞。
      
    我只是相信她一定会来,我才有理由痴痴的等---
      
    2.
      
    她的衣服总在青、紫两种颜色中调换。我不喜欢紫色,可她一穿上紫色的衣服,我就想多看她一眼,原来她怎样穿都很好看。
      
    看着羊儿在她身边吃草,她在羊群中唱歌,歌声悦耳,清脆,让我忘了谷中十年的寂寞。她抚摸着羊的额头,就像在温柔细致的抚摸我的脸。
      
    我想她一定是个善良的女孩。
      
    摘一朵花儿放在鼻前,闭上眼,以为嗅的是她身上的味道。终于,当她又唱起歌的时候,我忍不住和了一嗓子。
      
    她笑了,那么好听,我也笑了。
      
    当我违背师父的戒律,从那山顶下来,要一睹她的容貌时,我笑不起来了,原来她是那样的丑陋,不但眼睛大小不一,而且脸上还长有很多的斑点。
      
    她脸红了,低着头浅笑。
      
    她忘了她的丑---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美丽的女孩。
      
    她告诉我她叫寂寞。
      
    我告诉她我叫星孤。
      
    ......
      
    3.
      
    多少天过去,我的心经历了四季更变、风花雪月、沧海桑田,忘了她丑陋的容貌,每天只想见她一面,听着从她双唇之间流出的动人歌声。
      
    我说,我要娶你为妻。
      
    不行啊!除非白头翁花开成红色。
      
    我心里冰冷,以为有了她就不再寂寞,谁知她就是寂寞,我知道我是永远都摆脱不了寂寞了,如果没有寂寞,我想我只会更加寂寞!
      
    要等白头翁花开成红色,或许一万年也是太少,亘古不变的颜色从未因为一个人的执着而改变。
      
    我静静地等着,沉睡。
      
    4.
      
    一阵山风把我吹醒,恍然
      
    我忽然记得今天是二师兄生日,难道他们都喝醉了酒?
      
    当我施展最快的步法返回谷中时,我看到一幅让我眩晕、恶心的景象。师父、大师兄、三师兄躺在血泊之中,血肉模糊。
      
    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,我摇晃着身体瘫在血水之中。
      
    倒底是谁在二师兄生日这天杀了师父和大师兄、三师兄?
      
    二师兄呢?怎么不见二师兄?
      
    我痛哭着,心里纠结到碎,因为授业的师父和信任的师兄永远都不会再和我说一句话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的一生又要平添多少寂寞啊!
      
    但我偏偏就看到一句话。
      
    不是话白都白癜风可以吃鱼吗
      
    是画。
      
    大师兄日冲手掌之下赫然一个弯月之画。
      
    我胆颤心惊起来---难道杀死他们的重庆白癜风医院竟是朝夕相处的二师兄月冷?我不愿相信,他为什么要打破这生活的宁静,平凡的活着又有什么不好?
      
    三师兄辰寒死不瞑目的双眼直要把天地看穿,直到,我用尘土把师父、大师兄日冲和他一起掩埋。
      
    忘忧谷主苍穹、日冲、辰寒、星孤之墓。
      
    你们都死了,我的身心也随你们一起死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收拾伤心的泪水,整理繁乱的心绪,带着苍穹赐给我的第一缕阳光,去寻找唯一活着的月冷。
      
    5.
      
    你疯了?你为什么不杀死擎天?难道你忘了苍穹是怎么杀死我们的父母和族人的吗?
      
    我,我,哥哥,我下不了手啊!---是寂寞的声音。
      
    可是你不该让他活下来。
      
    我说,月冷,我活着比死更痛苦。
      
    月冷和寂寞二人从羊棚钻出来。我看着寂寞,忽然天涯般遥远。
      
    月冷说,看来,我只有让你去死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?
      
    想听故事?去问苍穹吧!
      
    月冷挺剑向我刺来。
      
    他的剑法向来在师兄弟中为最高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躲过。死,正是我想要的。
      
    6.
      
    可是,可是,可是为什么连死你都要阻止我?你怎么这么傻?剑刺到身体里不痛吗?
      
    我扶着寂寞的身体。冷月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的妹妹会替我承受这要命的一剑。她静静地看我,我静静地看着她,我这时才发现寂寞的双眼竟是一样的,清澈。
      
    寞儿。
      
    孤儿。
      
    你为什么要替我受这一剑?你死了,我还有什么好活?
      
    傻孤儿,所以我要先你而死呀,你要好好活着,要等我十八年,我们再结为夫妻。
      
    不,就现在。
      
    可是......白头翁没有......开红色的花啊?
      
    它开了啊!
      
    我转手摘了一朵白头翁花,手指在剑上一抹,鲜血滴滴而落在白头翁花上。世上唯一的红色白头翁花开了。送给你。今天,你就是我的新娘。
      
    寂寞流下了眼泪。
      
    她抬起颤抖的手抚摸着我脸,凉的手指划过,笑着离我而去。留下我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孤独。
      
    月冷,我不想杀你,你走吧。
      
    你个笨蛋,最普通的剑法也要练上百余天,杀我?下辈子吧!
      
    可是你永远不会知道,师父定的砍柴任务,我只须一剑就可完成,我只是想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寞儿,听她唱歌。
      
    少废话,去死吧!
      
    月冷剑使游龙,使出灭天绝地的一剑,他的剑快的让人分不清去向。
      
    他还没刺过来,就已经倒下。
      
    他回头看看我,不敢相信我的剑怎么竟从后面刺过来,我分明没有出手。
      
    你为什么不一剑杀死我?
      
    只有你活着,我才能知道一切。
      
    7.
      
    月冷说,当年苍穹为了夺取我纪家的剑谱,不惜杀死我的父母和族人,所幸老天有眼让我和纪寞躲过此劫,那时我就发誓,所有的一切,我都要还过来。
      
    四师兄弟中日冲、辰寒和你都是师父云游时收留的孤儿,唯独我是肯求他收留的,所以他一直对我怀有戒心,直到去年我不惜性命到清心涯采忘忧草给他治病,他才放心。
      
    那时我就打算在昨天杀死他,包括你们,我一直说是我的生日,其实那是我父母的祭日。
      
    可是你偏偏犯了错误被罚砍柴,而且竟从没完成过任务,我想,你迟早都要死的,不如早死,我让妹妹用美貌引诱你,以侍机杀你,我知道你最是善良,放羊是个不错的法子,你一定不相信,其实寞儿有着天下少有的美丽,只是我忘了,她足够善良,没想到她竟瞒着我易容成丑女,好让你嫌弃她。
      
    嘿嘿,哪知你傻到家,这么丑的女孩你也想娶她。
      
    前天,我让她一定要杀了你,可是她却把父母的血海深仇全抛之脑后,连放羊也没有去。
      
    哈哈哈......你一定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去,哪怕她为你而死,你也不明白她的心思,连我也险些被她所骗。
      
    她知道只要你看不见她,就会一直等她,哪怕是一天一夜,你也不会离开半步。她不愿杀你,却也让我也杀不了你,果真,他们都中了,而你却在山顶上好好的等她,是也不是?
      
    我缓缓地走到寂寞跟前,伏下身去,除掉她脸上的容妆,果然清秀无比,似出水芙蓉。
      
    原来,寂寞如此美丽。
      
    我哽咽着,任她的脸流着我的泪。
      
    8.
      
    我在她的坟前种了好多白头翁花,不知道还能不能开一朵红色白头翁花,我知道那是遥远的梦,只有这样,天国的她才不会寂寞......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1441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9-10-18 05:07 , Processed in 0.10397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