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七公尺的距离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6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7540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七公尺的距离
      
   
    1相邻。
    我叫繁乡,住在B栋14楼,每天会从对面传来萧声,我就在这萧声中从梦境中准时地回到现实中来,不曾留连往返,只因萧声凄美。
    她住在我的对面,我曾经无意听到她叫晚香,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心忽然温存地想挤出眼泪,原来我们的名字是那么相似。我们都是有缘人。
      
    2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名字,我叫早尘,也没有人会相信我网上名字就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的名字--早尘。
    我在这里工作的很好,这是我经常在给晚香写信时提到的一句话,晚香死后,我几乎再也没有说过这句话,也应验了现实,我所在的公司在我工作的日后相继破产、倒闭,我几乎绝望,于是我放弃了工作,一直呆在家中。
    我是无所事事的,便开始写一些只有自己能看懂的文字。
      
    3我总能看到她在夏天的树下画画,她画那些有着奇怪形状的树叶,画的绚烂缤纷,我想叫她,可我发不出声,我是个哑巴。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事实。
    我是多么不想承认,我却要忍受着铭心的痛苦去残忍的接受。
    我恨生活。
    晌午,当她还沉迷于画中时,她母亲就会唤她这个爱画爱到疯狂的女儿回家,她叫--方环,回家。
    方环。
    我在纸上涂鸦她娟美的芳名,看似无心却有心。随后再写出我的名字,阡陌,与她的名字画在同一个圈里。
      
    4前天我从门眼中看到,晚香的家里进去了一个女孩子,当晚香开门的时候见到女孩子甜美的笑脸的那一瞬间,无意惊叫出了她的名字,我听完后便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,同时写下了我与晚香的名字。
    惊讶,她叫早晨,我无意在突兀的观察镜中瞥见她的脸,笑容倾城,犹如晨光。
    我的家和晚香的家相隔七公尺,我在这里,她在那里,我们似乎永远也见不了面,尽管我们彼此间的距离是如此之短。
    七公尺的距离,也仿若天涯。
      
    5我知道他在上面看我,看我画画,我多么希望他叫我。
    我在夏天的树下画画,画奇形怪状的树叶,可他哪里知道,我的心哪肯停留在画上,而在他注释我的脸上,眼神深邃而忧伤。
    他或许不知道,那栋房子,我多么希望它是形同虚设,那样,他就可以下来,与我一起手持笔刷,在湛蓝的画纸上淡然一抹。
    我们相隔那么远,他在三层楼之高的地方脉脉注视,我在街底的花园里默默等待,好似在等待一个奇迹。
    我们相隔七十多米,可我感觉,那又算什么,只要我们心中拥有彼此,也仅有七公尺的距离。
      
    6哥们总是叫我出去喝酒,我都拒绝了,我想我心中的烦乱不是仅用酒精就能冲刷和麻痹的。
    晚香旅游,走了三天,我仿佛丧失了灵魂,晚香,她仿佛以成为我生命的全部,生活的一切。
    晚上,KK的到来倒使我惊诧了一下。
    KK提了三瓶CHIVAS,我责问他怎么能买这么昂贵的酒,他笑着说,超市折扣,还有…… 眼神忽地暗淡下来,说,繁乡,今天是我的生日,也只有你……能陪我度过。
    我心中也猛的翻江倒海,愧忿涌上心头。
    KK,辛苦一点,或许就来不及悲伤。
      
    7今年的生日,我想我仍然要一个人度过了,但手机中有条短信传来,是繁乡的,但时间却是四天以前所发,我不知道移动公司怎么了,难道是信号偷懒,使得繁乡四天前所写的短信今天才会收到,短信写道:
    KK:
    我听到今天晚香要去旅游了,没了她的陪伴,我怕我会孤单。
    繁乡
    我看罢短信猛然酒瘾大发,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才记起自己几乎已经两天滴米未沾了,摸着辘辘的肚子,想让这两天所消耗的干面包快点消化掉。
    披起衣服,走出门。
    便利店仍是灯火通明,今日破例通宵营业,我与售货员已经相当熟悉,今日没有像往常一样买便宜甚至有些寒酸的百威,拣起了三瓶CHIVAS,把裤子唯一一张红色的钞票给了售货员,走出商店,准备一步一步顶着大风到几公里以外的繁乡家里。
    美丽年轻的售货员在后面喊--先生,您的找零。
    我们虽说熟悉,却竟不知彼此的名字。
    当我走了大概有七公尺的时候,我突然想折回去,用剩下的钱再买一听百威,我想我是贫贱的人,一辈子都富不起来,喝不惯CHIVAS,却独爱百威的粗香。但很快将这这一想法胎死腹中,犹如夭折的婴儿,我做了决定,过解放军医院了今日,就戒酒。
    我隐没我真实的姓名,我告诉朋友,我叫KK,有的人好事,叫我老K,我虽说厌恶,却从未反驳。
    扣响繁乡家的门已是深夜,从他惊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从未想过我会深夜来访,而深至的原因却简单的令人鄙夷--
    只是喝酒。
    他责问我怎么可以买这么贵的CHIVAS。我骗他说打折,他便不再多问,我知道,他肯定不会相信,繁乡是机敏的,就像小时侯我最爱的动画--一休。
    我拿了一支PANDA给他,他看了看又皱眉,仍是责备的口气问,你难道想饿死吗?买这么贵的酒?抽这么好的烟?
    我从前一直在抽它啊,只不过告诉繁乡,我抽的是那种白给都不要的破烟。
    无论怎样繁乡还是抽了一支,从他的眉宇间,他的愧意轻易识破。
    她走了吗?我狠狠地吸了一口,烟袅袅上升,幻灭。
    是,走了三天了,我感觉没了她的陪伴,精神空虚。繁乡说的恍惚,我拍了拍他并不宽阔的肩膀,突然,门铃乍响。
      
    8狂风肆虐。
    我到了坟地,去看看青春犹在晚香,她倾城的笑容刻在石碑的黑白照片上,我抚摩她冰冷的脸,眼泪簌簌落下。
    我失声呢喃,晚香,早尘来看你了。
    还记得和繁乡第一次见面时,他开口竟先问了我的名字,请问小姐,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? 笑容十分绅士。
    清早的早,尘埃的尘。我也浅笑。
    你原来是尘埃的尘,我以为是晨光的晨。他的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俊朗。
    那时,我正沉浸在和夏非的爱中,否则,我或许会被这笑容征服。
    我告诉他一些关于晚香的事,临走前,他送我一掌枫叶。并祝我好运。
      
    9我决定去看医生!我要说话!
    可医生反复检查,花去我近三百圆时,得出的结论令我失望至极。医生说的语重心长,对不起,您属于先天性声带受损,我们无能为力。
    走出医院,发现阳光苍白。
    一栋楼,一个花园的树下,我与方环这七十公尺永远不可能跨越。
    阡陌和方环永远不可能在一起。
      
    10早尘来看我,她憔悴的样子,一看我便知道,她还沉浸在和夏非与她分别的苦痛之中。
    我端一杯水给她,自己坐在旁边,看她喝水的样子,她喝的还是那样谨慎,端庄典雅又不失大方,难怪夏非会爱上她。我其实并没有见过夏非,只是在早尘的口中零碎地知道夏非的一些琐事,她总是以同一种语调说--繁乡,夏非怎么怎么样……
    我表面不厌其烦的听着,心中却想着她最好的伙伴--晚香。
    晚香并不常来我家,她要苦练吹萧,因为最近的过级考试等着她。
    我和晚香已经在一起三个星期了。从她旅游回来开始,我想我已经跨越了七公尺进入了她的世界。我们相识的原因还是未落俗套,其实这都还是要感谢早尘。
    那日,晚香轻扣家门,我开门的那一瞬间,看到了她红透了脸,她对我带着笑意说:我……我想借一点醋,朋友在吃闸蟹。
    我去厨房,内心波动,端来一瓶整醋,她接过,未留片语,可当她正要踏进家门时,却回眸一笑,对着呆呆望着她的我说--谢谢。
    或许她不知道,我那日的午餐,是水饺。
    在我与晚香交往的第三天,认识了早尘,便知道了她与夏非的爱已经到了支离破碎的边缘,日后,从早尘的口中,才渐渐了解起夏非,总觉得这样的人,这样的性情,似曾相识。
      
    11我关上电脑,脑中还回忆着刚才的片段。
    我想我真的很残忍,让两个人这样心存彼此却不能在一起,我竟会把故事写的这样伤感,我不想再往下写,想快些安插一个结局,写故事的过程中是痛苦的,我觉得我每写一个字,就都在自己的身上插一刀,然后将伤口拨开,看血肉模糊,然后混混沌沌地看见夏非的脸。
    我思忖了片刻,又重新开启电脑,阡陌和方环这两个苦命的痴情人虽然是我笔下的人物,但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生命有感情会疼痛会哭泣的。
    我在心中告诉我自己:早尘,你不能这么残忍。
    于是,我将双手轻轻放到键盘上--
      
    12我等着,他下来,可他一直看着我,从不下来。
    为了见他,我也只能日日到楼下画画,为了用余光观察他。
    我曾经猜想过他是个哑巴。可那天我听见了,听见他说话了。
    我在树下画画,激动地难以言述。
    第二日,我站在画旁,竟听见下楼的脚步声。
    ……
      
    13我不想让方环知道我是个哑巴,一直脉脉爱着她的阡陌是个哑巴,于是我请人录了一些话,那日我依然在窗口,看她,她仍在专心致志的画画,没有注意到我,我开始放音,然后开始对自己牢记于心的口型。
    我发现她的嘴角,竟漾出了笑容。
    我疯狂地穿衣,下楼。我把楼梯踩得很响,为的就是让她听到,让她知道,我来了。
    我想要不懂白癜风怎么按摩告诉她,方环,我是那么爱你。
    我不顾冯小刚在那个医院治疗的时间一切的要说,哪怕她拒绝,哪怕我忘记我自己不会说话。
      
    14写完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,我的第一个故事终于完成了,在结尾很正式地写上了:早尘。
    电话响起,是熟悉的声音。
    喂,早尘,是我。夏非。
      
    15晚香告诉我,繁乡,我是一个喜欢漂泊的人,所以我爱旅游。
    我很矫情地问,那旅游和我之间你更爱哪一个呢?
    晚香笑着不说话。
    我知道的,晚香,你是一个没有束缚的鸟,我会给你最自由的天空,我低头,亲吻她。
    晚上我和晚香一起收拾她的行李,千叮咛万嘱咐之后,还是答应了她的独自上路,没有我的陪伴。
    我的晚香是固执的,她决定的事,从不改变。
    从不。
      
    16晚香终于投入了繁乡的怀抱。
    而在晚香第二次出游的这段日子里,我一直和繁乡住在一起,每日三餐时,繁乡都会很罗嗦:KK,我又开始想晚晚了。--KK,我爱晚晚爱到骨头里--KK,你说晚晚怎么还不回来啊--KK,晚晚没了我的陪伴会孤单么?
    我笑着听他讲,繁乡有些自恋啊,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。
    我总以为我能用虚假的笑容欺骗自己,使自己忘掉一些悲伤的人,悲伤的事以及悲伤的爱。
    我的日子就这么颓废的进行着,繁乡也终日沉浸在对晚香的无限思念当中,可就在印着晚香名字的死亡通知单出现在繁乡家的信箱之前,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      
    17我不是故事里的人,我是小黯,这个编故事的人。我先把这个故事拿给薛看,他当时正在吃烧烤,没怎么细看,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不错便草草了事,我想他对一个故事的热爱远远不如堕泪强烈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9-10-18 05:17 , Processed in 0.075377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