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|回复: 0

偷窥女人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8602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偷窥女人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偷窥女人
      
    作者:海博
    事情发生在那个炙热的星期,那是个七月天。
    有三个男人在电话交接箱站台上工作。天气热得让人头晕,刚投湿的手巾,搭在头上一会就蒸干了。他们开玩笑说,身上成了晒盐场了,回家不用买精盐了,把洗澡水放到菜里就可以了。到了下午两点钟,他们尽量躲在交接箱站台的阴凉里干活,这下凉快多了。他们心想,在海滨城市,人们就可以冲向大海了,成天在水里不出来多好!三个人都光着膀子,立伟把裤子也扔在了一边,干脆就着一个大裤衩子了。交接箱站台正好在大道边上,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。不远处,冷饮摊旁边,人流不断。然后,他们看到了那个女人,是在对面楼房二层的一间屋子里,离他们也就五米远。一个女人赤裸着身体,在一张大床上躺着。他们只能看到半边身子:长头发、身体很胖,饱满。
    “有人在裸睡,”立伟说道,声音有些抖。
    老朱,年纪最大的,五十一岁左右,说道:“快干活!”
    小伙子景奇,二十二岁,表情兴奋,咧开嘴笑。
    “她以为住楼就可以不用挡窗帘呢,这个傻娘们儿,”立伟说到。
    “要是有个望远镜就好了,免费的大餐啊,”景奇说道,眼睛直直地想看个清楚。
    这时,这个女人面朝里侧卧着,两只手很放松地叠在一起,大肥屁股异常扎眼。她身上就着件内裤,看到她就知道天气真的很热。那是天气升温的第一天,她这种胖人最遭罪了。她依然睡着。立伟大喊了一声,她被惊醒了。老朱说道:“给你们闲的。”说完,顺着脚钉下到了地面。老朱去了,立伟和景奇接着看女人的反应。她很恼怒,朝窗口走来。“看,看,没见过女人啊,回家看你妈去多好!你们这帮臭氓流子,累死你们。”女人使劲地把窗帘拉上了。他们吹哨又叫嚣,窗帘被热风吹得一扬一扬的。老朱拿回来三瓶镇矿泉水,嚷道,“喂,来啊,”口气不太高兴。他们又开始干活。景奇对立伟说道:“你把她已经了吧?”立伟结婚三年了,俩口子老是打仗。他答道:“对了,我用眼睛把她给干了。”一副得意的神情。景奇没再说什么,却满脑子是这个女人的身体。老朱点了一支烟。大楼的阴影上来了,有些凉快。最后,热浪稍稍过去,他们因为兴奋而快马加鞭,赶完了不少工。之后,老朱和立伟下去跑配线区了,景奇继续在交接箱站台上放音对照。景奇很高兴能留他一个人在交接箱站台上,因为他不愿意和他俩一起看这个女人。可是,窗帘后面再没有什么动静了。
    第二天,他们一上交接箱站台就往那间屋子里望。她在屋里来回走动着,穿着汗衫,体态显得臃肿。一天下来,她没脱任何一件衣服。立伟唉声叹气。他向屋里吹哨。她向外望,不屑地又去做事,不再看他们。太阳依然那么,大道上的行人不时地向上瞅,好像在说,这么热的天也有人干活啊。看到她那种轻视的姿态,他们三人,立伟、老朱、景奇,全都心情不好。老朱告诉他们俩,这娘们儿在床上,他老公都懒得动她,太恶心。他们三人对她全然无视他们的存在,都动了气。
    “假正经,”立伟骂道。
    “她该请我们进屋聊一会儿,”景奇开玩笑道。
    老朱恢复了常态,提醒立伟:“这事要是让她老公知道,不得揍我们一顿啊!”
    “天啊!”立伟一脸幽默地说:“要是我老婆长成这样,有人欣赏,我都烧高香了。”
    老朱笑道:“你老婆是不是也躺在床上让人欣赏吧?”
    “绝对不会,我家是八楼。”他对太太感到放心,心情也就愉快起来。大家埋头工作。可是今天比昨天还热。他们好几次建议去和领工老赵说,让他们等热浪过了才回交接箱上来工作,但大家终究都没去说。街道两旁的地下井也有工要做,那里肯定凉爽,可是上到交接箱上来,他们觉得眼界开阔。大道上的女人们尽量穿得很少,他们讨厌那些打着阳伞的女人,因为什么都看不到。一些女孩子穿着超短裙,差不多能看到整条大腿了。有的穿着低胸衫,从上往下能若隐若现看到各式各样的边缘。男人穿着背心,但一般都穿着长裤。对面楼房的门市有一家是足道馆。几个无事可干的小姐在外面小凳子上乘凉。有的哈哈笑,有的摇着扇子,有的四处瞄人,对就在上面工作的三个男人,看也不看。随他们怎样,都不理会。趁老朱下去拿模块的时候,立伟对景奇说:“走啊。”他们也装着乘凉向那边移过去。一个小姐正蹲在那里,她正在望着大街。她的大腿很粗,从某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有点透明的内裤。在她的背后,墙壁上是一张巨大的脚部穴位图,看上去,她像个宣传画。景奇想像自己正抱着她的大腿,并狠狠地拧了一下,然后再亲一口。
    他们对她吹口哨。她望了一眼,冷冰冰,漠漠然,没有改变分开的大腿。再一次他们感到怒气难消。或者说,立伟感到怒气冲冲。他那张纸白的脸皱成一团,口哨不停地吹了又吹,想引起她的注意。景奇不再紧张,咧着嘴笑,觉得自己正对着那女人说道:我和他不一样。此刻,他站在愤愤不平的立伟身边,看着几米外那个露着内裤,冷漠的小姐,他们中间没什么障碍,使他忆起这个女人的温柔。景奇觉得女人真的很奇怪,莫名地会对每个女人都生出好感。老朱突然叫他们,他们只好又爬上交接箱站台去。立伟脸色难看,真动了气。景奇想不通他为什么恨那女人那么厉害。他自己倒挺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。
    “臭小姐也跟咱们装,”立伟对景奇说道。
    “她的透明内裤里面是红色的,”景奇自语道。
    “傻子!黑色的。”
    他们继续把电缆芯线卡接到模块上,天气不是那么热,但仍然要到五点钟才能真正认真地工作。做完工,个个筋疲力尽,三个人都一样,再也忍不住连声咒骂天气。立伟的心情坏透了。收工前,他要特意去足道馆,说要领出那个小姐来玩。“我要举报,”立伟说道。老朱接口道:“她们又没有向你卖弄风骚,你又没钱给人家,告什么?”
    “不要脸的人,欠干。”
    “可是那也是份辛苦的工作啊”
    景奇听得出来,老朱和他一样对立伟的举止有点不放心。他是个爱冲动,什么事都敢干的小伙子,但是人品还不错。
    “明天有可能会凉快些的,”老朱说道。
    可是天气并没有转凉,反而更热。他们一上交接箱站台,老朱就去过去查看女人在不在屋里。景奇知道,老朱怕影响立伟的情绪。老朱的儿女都成家了,儿子都比景奇大。这个年轻人尊重他,信任他。
    老朱说:“她今天没在家。”
    “我敢说,她老头子把她给揍了,”立伟说道。老朱和景奇在这个年轻的有妇之夫背后对望了一眼,相视而笑。
    老朱说上头同意在地下里工作了,立伟说:“我们再不下地下就成烤饼了。“大家都一起笑起来。他们先是在地面上放上危险标志,然后用钳子把把地下井盖掀开,不用梯子,用胳膊一支就都跳下只有二米多深的电缆井里了。井下面阴凉阴凉的,水泥墙面上透着水珠。景奇还想着女人和那位露内裤的小姐。现在在井里就看不到他们所谓的“女人风景线”了。不过景奇又有了新发现:有几个女人由于好奇在往井里面瞅,发现井下面有三个男人,都觉得很奇怪。有的还询问几句。有些女人穿着裙子,从下面往上看,能看到女人们的大腿及内裤。这个秘密也被立伟发现了,立伟发出一声尖锐的怪叫声。那个女人吓了一跳,似乎差点摔下来。她往井下骂了一句脏话。他们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。她朝他们正面瞪了一眼,模样十分生气。立伟嘻皮笑脸地说道:“小心点,我是提醒你别掉下来。”老朱说:“立伟你就挑事吧,早晚挨揍。”立伟说:“上面要是掉下个美女多好啊,正好落在我怀里,她可就没好了。”景奇觉得不应该这么办,他的脸直发烧,说:“别吓着人家。”立伟接口说:“我就是要吓吓她们,吓得她们月经不调才好呢!”
    “明天有可能下雨,”老朱说道,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。
    第二天,仍然万里晴空,他们决定呆在地下井里把剩余的工作做完。在地下井里,他们感觉与纷纷攘攘的世界隔绝了。午餐时间,他们到地面上去吃。休息的时候,景奇去一家小卖部买矿泉水。女老板正堵着门口洗衣服,哈尔滨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双手在洗涤剂的作用下,通红的。女人付过货之后,景奇就在她身边与她闲聊天。女人的小衫很宽松,每当双手在洗衣板上揉搓的时候,景奇就能看到女人的双乳。它一晃一晃的,像书上描绘得那样,像小白兔在奔跑。景奇看呆了,他着迷了,惊讶女人的皮肤原来可以这么白,有一阵他想用手去摸它们,但他还是控制住了。这个女人脸上已有了皱纹,没想到藏起来的部分会别有洞天。景奇想她的男人可真幸福。
    景奇和老朱、立伟回到地下白癜风症状及治疗井。景奇感到女人可真可爱。昨天晚上他回家的时候自己问自己:“如果自己爱女人的话,到底爱她们什么地方呢?”他认为还是笔直的大腿最让人难忘。回想到女人和小姐的肉乎乎的大腿,认为只有性欲而缺乏美感。他觉得自己应该寻找美丽的大腿,就在这炎热的季节,就在大街上。
    做完工,他们再一次爬上交接箱站台上来,但是女白癜风有什么症状人还不在家。立伟不断地说,明天要是还是这么热的话,他就不上班了,他受够了。但第二天他们都来了。到了十点钟,气温30摄氏度,不到中午就32摄氏度了。老朱给领工打电话,气温这么高,能不能还在地下工作。可是领工说没办法,这个工程今天得结束。下午三点多钟,那群小姐又花枝招展地出来了。那个被看了内裤的小姐走到最远的荫凉处,躲开了他们视线。景奇很开心,他觉得那个小姐是讨厌立伟,她也许会喜欢自己。“你说女人生下来是不是就是给男人看的?”景奇问立伟。“那当然,没看走路都一扭一扭的,都是表演给男人看的,”立伟答道。对面有个女人走到窗口,往几盆花里浇水。她是个中年人,胸部奇大。立伟对那位大姐说:“姐姐,我们比花渴啊。”她笑着答道:“那就去冷饮厅啊,这么热的天还干活,要钱不要命了吧!”他们对答诙谐。然后她朝他们笑一笑,挥挥手走了。
    “看着没,两个‘大镘头’足有两斤重,”立伟说道:“用手都抓不过来,应该叫‘扣肉’才对。”
    “你又观察特殊部位了,”老朱懒懒地说。
    “我觉得,大胸部,如果长在美女身上那是种诱惑,但如果长在像她这样的丑女身上就成恶心了,”景奇补充道。
    此话一出,其他两个人连称经典,说还是有文化的人说出的话能整死人啊。景奇心中有个计划,到时收了工,他会晚点回家,就站在大道上看女人们的大腿。天气预报说热浪就要过去了,他得抓紧时间找到像电视里模特样的大腿。可是他不是很顺利,那两人决定趁傍晚凉快些再卖力干活。终于下班了,他就坐在马路的石头崖子上,来回看着一双双大腿。他发觉,其实在现实中,想找到美丽的大腿是很难的:有的大腿太粗,缺乏美感,让人联想到大象腿;有的不直,在外面裸露着,看了让人反胃;有的大腿明显得了“静脉曲张”,血管肆意,看了肉麻;有些腿倒是好看,但走路没经过训练肝腹水是怎么得的因素有哪些,有“八字脚”的,有脱泥带水的,有扭得屁股上肉直颤的。景奇曾在一个彩色画报上看到过一双美腿,直且光滑,大腿与小腿之间过度自然,看久了,让人忍不住动手要摸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9-10-18 04:21 , Processed in 0.073806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